項目介紹

甲年 四旬期第三主日(正委成立40周年慶典)  (2017年3 月18日)      夏志誠主教

四十年前是怎麼樣的環境?我上網查看後,知道四十年前的香港發生了一些大事。那是1977年。那一年,越南船民大批湧到香港。那一年,「七日勞工假期」法例開始生效。那一年,廉政公署成立。那時,廉政公署與警方的張力很大,以致港督要宣佈特赦。那一年,又是「金禧事件」,這對香港的教會、社會衝擊很大,特別在教育方面。

過了四十年,香港的情況又如何呢?香港社會在勞工問題方面,是否已經沒有甚麼可以爭取呢?事實上,我們的勞工問題堆積如山。香港雖然已經沒有越南船民、難民,但現在仍有很多「難民」,超過一萬位「難民」居住在香港。那麼教育制度呢?唉!不用說了,過了四十年之後,為什麼我們的社會好像已經做了很多事情,不過又好像甚麼也沒有做過似的。有時真令人很沮喪。情況跟第一篇讀經頗相似。《出谷紀》記載,有些以色列人在曠野走路時問:「天主是否在我們中間?為何我們沒有水渴?哪裡有水?哪裡有希望?哪裡有出路?」雖然我們做了這麼多的工作,但現況仍是這樣,這是否代表大家「白做」(白費氣力)呢?正義和平委員會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成立,那是1977年。

當年成立正委是因為在1965年「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」後,教廷頒布了《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》憲章。兩年後,即1967年,在教廷層面上,成立了「宗座正義和平委員會」。然後在世界不同的教區內,陸續成立教區層面的正義和平委員會。我們的教區就是在這個氣氛下,願意為香港的社會、為耶穌基督,就所面對的社會景況作證。正委有對外及對內的工作。對外的:要作證、要宣講。當教會看到社會上有需要發聲的地方,就表達意見。對內的:要培育我們的兄弟姊妹,使他們對教會的社會訓導有所認識。這確實是很不容易的工作。

我們慶祝成立四十年,特別在這四旬期裡,四旬期又是「四十」,於是讓我想到︰雖然我們好像沒有怎樣成功,但都不要緊,因為「四十」是表示悔改、更新,所以我們要不斷的悔改、更新和皈依。就好像第二篇讀經中,保祿說:「望德不叫人蒙羞」。「望德不叫人蒙羞」表示出希望,人要有希望。希望甚麼呢?不是希望我們能做到很多事情,其實我們的機構內不是有很多人,只有幾位同事、委員,有四個小組。雖然大家都很努力,不過當面對香港整個社會,我們仍是一個很小的單位。不能做到很多事情不要緊,因為我們關注的是需要做,而不是要做到些甚麼;重要的是我們聽到我們兄弟姊妹的聲音!他們說甚麼?他們說:「給我一點水喝。」這不是說「要很多水」。大家想想,耶穌這句說話真是很有意思啊!耶穌不是對撒瑪黎亞婦人說:「妳是不是還有很多水?也給我的門徒吧!」耶穌只是要求一點水喝。我們的兄弟姊妹也是這樣。沒錯,在1977年,香港已有七日勞工假期。現在經過了這麼多年,我們想爭取「不用分開勞工或銀行假期吧!因為現在香港已沒有甚麼勞工了,不如所有僱員也享有同樣的假期吧!」可惜,到頭來也是爭取不到。說實話,社會上很多兄弟姊妹不是很相信若只靠我們發聲,就可以做到甚麼,或者連我們自己也不太相信自己發聲,便可做到甚麼。不過這不重要,重要是我們需要發聲,因為我們的兄弟姊妹在口渴中,那怕只是一點點的水,我們都要給他們。也因為這是我的身分,我是基督徒!我身在井旁,聽到我的兄弟姊妹的需要,他們口渴了。他們不是要求很多東西,只是需要我們為他們發聲。或者我們真的做不到甚麼,這都不要緊,我們就是要發聲。

看看我們的主保──羅梅洛總主教。數年前我開始「幫忙」正委,當時我想「怎麼我們(正委)沒有主保聖人?」我也忘記了是否由我提出的了,總之正委應該要找一位主保聖人。我立即就想到羅梅洛總主教,我很喜歡這位現代聖人,他既參與了社會運動,又是一個在教會聖統制裡的人。在他身上,這兩個身分結合得很好,既是一個神恩性的人,也是一個制度內的人。他做了甚麼?他做了三年的總主教。你可以說他沒有做到甚麼大事,他改變了那時的軍政府嗎?他為那時被殺的許多平民,平反了嗎?沒有。最後,他自己也死了。不過他為最弱小的兄弟姊妹發聲,他能夠給予的,就是那一點水。他給了,所以感動了很多人。3月24日,他主持彌撒,當講完道理,走回祭台時,就被槍殺了。之後他的遺體被送到醫院去。在醫院門口,已有五、六十位乞丐站著,那是薩爾瓦多最窮、最基層的兄弟姊妹,他們一聽到這消息後,就趕到醫院,他們知道這位牧人心裡懷抱着他們,這位牧人聽到他們心裡的渴求。

正義和平委員會要效法的,我相信就是這樣的一位牧者——羅梅洛總主教。在我們不多大的能力裡,甚至是很貧乏的情況下,倒出一點水來,因為我們聽到我們兄弟姊妹的聲音,他們口渴,說:「請給我一點水。」

我想,這不單是回應我們兄弟姊妹的渴求,同時也在回應我們自己的渴求,我們都是那個撒瑪黎亞婦人,我們都需要走到主的面前,說:「主啊,請祢給我一點水喝。」我們都很貧乏,我們做不到很多事情。回看這四十年,正委好像沒有甚麼成果,但如果我們不只留意那些很偉大的甚麼社會制度,其實我們做了很多事情。只是憑著幾位同事、委員們的東奔西跑,已經做了很多,例如辦講座、課程、遊行、發聲明。嘩!他們有時又趕到通宵達旦,我知道你們都很辛苦的。其實這很不簡單,不過到最後支持我們的,就是「祂」。所以正委會的主保聖人提醒我們,驅使我們去爭取正義和平,就是要為無聲者發聲,這不是因為甚麼意識形態、抽空的價值觀,而是因為一位有血肉的、降生成人的主耶穌基督,祂是我們的磐石,在那裡有水流出來,祂給我們水喝,給我們力量和希望,使我們可以向前行走。即使我們看起來一事無成,不要緊!當羅梅洛總主教逝世時,他也看似是一事無成。不要緊!他其實感動了很多人,在他離世後直到現在,過了這麼多年,這個世界裡有很多事情都轉變了。天主是歷史的主宰,四十年看來其實真是很短的時間,我們不要這麼快便給自己來個「結算」,不要緊,我們不用計算自己做了多少事情。因為「祂」,祂給我們水喝,解除我們的飢渴,給我們向前走的力量。

「請給我一點水喝。」這句說話來自《若望福音》第4章7節,從這句說話,我們聆聽到社會上那些最不受重視的兄弟姊妹們的呼聲:「請給我一點水喝。」但同時,這句話亦是我們自己的呼聲,我們要向上主說:「主啊!請給我一點水喝,好使我繼續堅持對祢的依賴、投靠,為祢發聲。」讓我們背誦這聖經金句吧!這聖經金句就是那活水,天主的聖言就是水、滋養和力量。「請給我一點水喝!」《若望福音》第4章7節,讓我們靜一靜,聆聽耶穌基督在我們最小兄弟姊妹身上對我們說這句話:「請給我一點水喝!」也讓我們自己向主說:「主啊,請祢給我一點水喝。好使我繼續堅持下去。」

出17:3-7
詠95:1-2,6-7,8-9
羅5:1-2,5-8
若4:5-42

©夏志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