項目介紹

甲年 常年期第二十四主日   (2017年9月17日)     夏志誠主教

由於我不在香港,所以今次以讀經分享來代替主日講道。

今天三篇讀經很明顯地以「憐憫、寬恕」作為主題。福音記載耶穌用了一個比喻:天父好像君王一樣,要和他的僕人算帳。雖然這個僕人沒有錢可償還,但君王寬免了他的所有債務。後來,當這個僕人不寬免他自己的同伴時,君王就把他捉拿回去。當然,若我們從字面或法律的角度來看,甚至再挑剔一點,便會發現這個君王也有不對的地方。為甚麼?當君王寬免這個欠債的僕人時,其實沒有說明附帶任何條件,也沒有要求僕人同樣要寬免其他人,這是君王白白地寬免他的。所以,在人來看,君王寬免、憐憫這個欠他的債而沒有還債的僕人,純粹是君王與這個僕人之間的關係。後來,當這個僕人出門時,遇見欠債的同伴而追討他,他們兩個人與君王又有什麼關係呢?欠君王債的僕人可以說:「這事與你無關,你寬免了我,是你的仁慈,我多謝你。但我不寬免他,我要他還債,這也公道的,因為他欠我的債是應該要償還的。我不寬免他,要他一定清還欠我所有的債。這是我與他之間的事,與君王你有什麼關係呢?」從字面上,的確是可以這樣理解的,這是從法律來看。不過,當我們每個人返回自己的內心,再想想,我們的感覺自然會好像這個僕人的其他同伴一樣。福音裡,耶穌指出,當僕人的同伴見到這事時,非常悲憤,認為這不正確。這個不正確不是純粹看法律而言,而是從關係來說,不應該是這樣的。在人與人的關係裡,其實有天主在我們中間,這裡有一種特殊的意義。在18章第33節,耶穌透過君王的口,講出了憐憫的原因就在這裡:「難道你不該憐憫你的同伴,如同我憐憫了你一樣嗎?」來自《瑪竇福音》18章33節。這一節是比喻的重點,說出什麼呢?說出我們對其他人的憐憫其實是來自天主對我們的憐憫,如果我們心裡能體會到天主對我們的憐憫、寛恕及愛,我們不可能沒有一顆心去憐憫、寬恕我們的同伴、弟兄姊妹。這裡說明了兩個重點:

第一,這裡有一個三角關係:我、其他人和天主。作為一個基督徒,絶對不可以時常在一個平面上來看「你、我」的關係,而應該是一個立體的三角關係。天主時常與我們同在,所以我們與他人的關係中亦有我與天主的關係。我們怎樣在與天主的關係中,體會到祂對我們的憐憫及寬恕,是直接影響我們怎樣對待他人。正如《若望一書》說:「如果你不去愛自己所看得見的兄弟姊妹,又怎樣可說去愛自己所看不見的天主呢!」所以時常記得這個三角關係:天主在我和其他人的關係當中。

第二,這個三角關係的性質是什麼?就是憐憫、寬恕。耶穌透過君王的口說:「難道你不應該憐憫你的兄弟,如同我憐憫你一樣嗎?」我們或許立刻想到:「憐憫就可以嗎?憐憫是否盲目呢?憐憫有點不合理!因為對方不認錯,他亦不知道自己犯了錯,若然我們經常憐憫、寬恕他,那麼包容就會變成了縱容,這樣是不應該的!所以,我們要他認錯。而且寬恕是弱者,寬恕會帶來不公道!」若談到這個公道或公義與否,我想起幾年前,在慈悲禧年的時候,教宗方濟各寫了一份詔書,內容提到慈悲和公義的關係,指出兩者並不矛盾,事實上公義就是慈悲、憐憫的起步和開始。最基本的憐憫、寬恕就是表現在公義上,但不能夠只停留在這裡,尋求公義是出於愛:愛自己、愛他人,當見到不公義的事情發生,看到弱者或他人受到不公義的對待時,這可能是自己或他人,都要起來發聲,維護公義,這是出於愛,不過不能停留在這裡,我們最後要達到寛恕和憐憫。當我們在他人面前,純粹只行公義,這是不足夠的,為什麼?我們想想自己,當我們自己請求寬恕時,也會期望他人不要只用「對」或「不對」的角度來看自己。當我們口裡承認錯誤時,也想向對方說:「給我一個機會,讓我改過,希望可以得到憐憫、得到寬恕。」

第一篇讀經說:「憤恨與生氣,二者都是可憎恨的,但罪人卻堅持不放。」我們要學懂寬恕,要寬恕自己的近人,因為天主寬恕了我們。舊約已有提及,還有我們天天也會唸的天主經:「求你寬恕我們的罪過,如同我們寬恕別人一樣。」天主一而再、再而三,一貫的要求我們要寬恕、要憐憫。為什麼?從醫學角度來看,人若經常憤恨填胸是對身體健康不好的,俗語說:「會死很多細胞!」更甚者是在信仰裡,天主關心我們,若然我們是個不懂得寛恕他人、憤恨填胸的人,試想想忿怒會使我們的心關閉、會死,變成鐵石心腸,再沒有憐憫、沒有寬恕、沒有愛。若然我們只愛那些沒有得罪我們的人,只愛自己,只愛那愛我們的人,這種愛是非常狹窄的。當見到一些「不順眼」的人,我們就會血壓上升,其實我們的生命就是被對方控制著,我們不自主地憤怒起來。天主不想我們變成這樣子,天主要我們做個自由人,要將我們的心打開,做一個開放的人。我們不要認為憐憫人的人就是弱者,其實憐憫人的人才是強者、有力量的人,他們可以跨過仇恨,接納不完美的對方,其實亦同時在接納自己。我們看看,耶穌在十字架上就是堅持一份寛恕,憐憫到底。在我們的社會裡,冤冤相報、以暴易暴,這是沒完沒了的。但在耶穌身上,祂用自己的生命告訴我們,怎樣去停止仇恨的鎖鏈,就是要有一顆憐憫的心,接受一切、寬恕一切。我們跟隨耶穌,就是要以祂為主,保祿說過:「我們或生或死,都是屬於主。」(羅14:8)我們不是自己的主人。屬於主是什麼意思?我要好像主一樣的生活,耶穌的生命要成為我的生命,祂以憐憫、寬恕走到生命的最後一刻。我們作為基督徒,就是要這樣生活,願意像耶穌一樣,堅持憐憫、寬恕,堅持愛到底。

當然寬恕是很困難的,因為心裡有一股怒氣,嚥不下,有屈辱的感覺。首先,讓我們明白天主在我們當中,祂會給我們力量,讓我們可以跨過去。寬恕首先是一個決定,然後開展出來的,是一個過程。這是什麼意思呢?我們不是即時當作什麼事都像沒有發生似的,並不是這樣,若然這樣,就很兒戲。能夠說出要寬恕,其實是有很深的傷痛在心裡面,我們要經過很漫長的過程及很多個階段。在開始時,最少在心裡,不去想一些幸災樂禍的說話,然後再可以多走一點,開始為對方祈禱。不要輕看,即使為對方祈禱也可以是一件很困難的事。如果說:「我現在還未能為對方祈禱。」那麼可以嘗試退一步,先就「為對方祈禱的這個可能性」所需要的恩寵而祈禱。即使這樣,也就已經開始了寬恕的過程。或會有一天,我見到對方時,心裡能夠不再惱恨對方,能夠淡然相對;或許有一天,亦可以與他打招呼。這能夠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,但起初都是來自一個決定:我決定學似耶穌一樣,因為耶穌寛恕了我。正如那位君王所說的:「難道你不該憐憫你的同伴,如同我憐憫了你一樣嗎?」

分享到這裡,我感覺到在今天的香港社會裡有很多仇恨,好像一個火藥庫,只要有一點點火花,就會燃燒起人心中很多的憤怒、暴力。最近大家也許留意到在大專院校裡出現了一些標語、說話,的確是很涼薄、刻薄,這是不應該說的,超越了道德倫理的底線。不過,我們亦看到一些對他們的批評、追殺、封殺,甚至說永不錄用。同樣,這些說話其實亦是一種仇恨,很明顯地在言詞上,也可說是「以暴易暴」。作為基督徒,我們看到今日的香港,首先應感到非常心痛,不知道怎樣才可以終結,才可以走出去。這個「不知道」在今天的讀經,從我們信仰中已指示出來,就是由我們每個人的內心開始,學習體會天主怎樣憐憫、寬恕我們,然後由自己的生活圈子、與他人的關係開始,活出這份憐憫、寛恕。若然不是由自己開始,我們的說話、宣講是沒有力量、沒有說服力的。各位兄弟姊妹,讓我們互相勉勵,再一次聆聽基督君王對我們所說的話:「難道你不該憐憫你的同伴,如同我憐憫了你一樣嗎?」這是來自《瑪竇福音》18章33節 。

各位兄弟姊妹,讓我們互勉,天主保祐!

德27:33-28:9
詠103:1-2,3-4,9-10,11-12
羅14:7-9
瑪18:21-35

© 夏志誠